欢迎光临国际名人网,热烈祝贺国际名人网改版成功!
国际名人网
  • 5
  • 2
  • 1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收藏名家
王雍刚
[ 发布时间:2013-02-06 | 点击次数:773]

民间 山藏海纳   

  重庆民间收藏无论是规模还是含金量,并不比北京、上海这些历史上经济文化发达的地方差。   

  “重庆的藏家是大隐于市,中隐于野,小隐于山”,王雍刚担任重庆市收藏协会会长已经10多年,对重庆民间收藏的情况了如指掌,“重庆民间收藏无论是规模还是含金量,并不比北京、上海这些历史上经济文化发达的地方差。跟北方相比,文物在重庆这样的地区更容易保存下来。历史上北方黄河决口动辄造成几万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水灾,每决口一次就毁掉一批(文物),南方都是大山大岭,易于藏匿;其次重庆处在长江上游,没有大的战争,陪都时期各地达官贵人带进大量东西,逃难路上房子、车子不能带走,但瓶瓶罐罐相对容易携带,因此那一时期给重庆留下了大量丰富的藏品;而北京作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东西多,但历史上经历的战争也多,尤其晚清毁掉不少,像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圆明园、故宫这些地方损失的文物根本没办法统计,还有全国各地慕名而去购买收藏带离北京的……”,所以在王雍刚看来,北京文物流失严重,完全可能不及外地。正因为这些因素导致瓷器深藏民间,王雍刚才有机会坐拥这些价值连城的孤品。   

  这些瓷器中,让王雍刚尤为得意的是其中一对“明宣德青花龙纹天球瓶”--台北故宫博物院编著的《明代宣德官窑青花特展图录》第456页标明的“无款青花云纹天球瓶”由于无款,台北故宫博物院将该物定为永乐、宣德过渡时间所烧造之器。而王雍刚所收藏的这一对无论形制还是纹饰均与台北故宫所藏相似,青花钴料同为进口苏麻尼青料,底部露胎无釉,胎质细腻洁白,瓶颈横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款。更可贵的是它的高度是50cm(台北那件天球瓶仅高42.4cm),而且该瓶为一对原对。   

  另一件明永乐年间的官窑“青花海水波涛江崖纹三足双耳长香炉”,在故宫陶瓷专家耿宝昌编撰的《明清瓷器鉴定》封面上出现过,证明“故宫有一件,我这里有一件。耿先生认为进口苏麻尼青料在明宣德以后就基本使用完,所以它是无可替代和复制的,非常难得。”   

  王雍刚随手指着一件明嘉靖年间的“五彩鱼藻纹大罐”告诉记者,他有一个浙江富商朋友,2000年从法国佳士得花2800万拍回一个跟他这个一模一样的罐子,2003年苏富比起拍4800万朋友舍不得卖,去年金融危机爆发转手卖出6800万的价格。他手中这件“五彩鱼藻纹大罐”,是重庆本地一个朋友转让出来的,也是一两辈人传承的东西,因此他认为“嘉靖五彩官窑大罐全世界馆藏及私人收藏,包括未知晓的估计不会超过十多件。”   

  王雍刚还有两个朋友收藏的明代永乐、宣德官窑瓷器数以百计,王雍刚看过后认为非常“开门”,国内顶级专家看过后也认为东西很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明代永乐和宣德时期的官窑?《大明会典》中记载,在宣德八年,尚膳监题准烧造龙凤纹瓷器,差本部官员开出该监样式,往饶州烧造各种瓷器,一次就烧制了各式龙凤纹瓷器达443500件,可见明宣德官窑烧制规模之大”,在民间流传之广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岁月流逝,现在这批瓷器,“有的博物馆能拿出几件就非常了不起了。”   

  几十年下来,王雍刚过眼的东西也有数十万件了,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也奠定了他作为国内“收藏大鳄”的地位。2006年,各省市收藏协会推荐藏品参加全国首届民间寻宝活动,当时长寿一个藏家拿出一件明代和田玉双耳杯,几个文博专家断定那是“新货”,王雍刚眼光很准,他从双耳杯的造型、玉质和玉的浸口(皮壳、包浆)都看出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力排众议送去北京。那次送展的还有一件东西是王雍刚夫人家传的明代“和田羊脂白玉三活环手镯”,这种工艺在乾隆时期就失传了,在那次寻宝活动上拿了银奖。而在王雍刚的亲自挑选下,重庆那次推荐的5件藏品全部入围,而另外两个来自经济发达地区的省份选送的几十件文物全部落选。   

  “用事实证明了重庆收藏的底蕴及藏家的收藏素质”,王雍刚点燃一支烟,笑眯眯地说。   

  4000专家对9000万民间智慧   

  国内的文物专家在4000左右,而藏家有9000万之多。这些红得发紫的名家们,也难免因各种原因看走眼。他们不过是民间藏家汪洋大海中的一条船。   

  谈到收藏热,《百家讲坛》是一个无法迈过的话题。   

  “《百家讲坛》炒红了一些人,一夜之间这些人便成了某个行业的宗师巨匠。术业有专攻,学术有专精,世界上没有门门通的专家。要我看,某个专家在讲座和出版的书籍中对中国瓷器有一些看法就有颇多不能成立,甚而荒诞之处,比如,他经常提到的‘捡漏’,我认为这是一种病态。你是专家,你去捡人家的漏,故意把一件好东西说得一钱不值,这种行为就叫做欺骗,在古玩行业里面,所谓的‘捡漏’是建立在买卖双方相互资源的相对公正的基础上,而不是刻意去计谋。”   

  成名是一柄双刃剑,对那些红得发紫的名家来说,坊间在热捧的同时还流传着许多关于他们的段子:有人在拍卖会上看中了一件宋代官窑瓷器,托正走红的某名家帮忙掌眼,该名家断定是真的,藏家当即花1000万买走,不料还有人认为是赝品,买主于是通过现代科学仪器进行鉴定,结果硅酸盐检测得出的结论也是假的,现在正忙着和该名家打官司;经常在电视上主持文物鉴赏节目的某影视大腕出身的收藏名家更不靠谱,有一次在鉴宝节目上一锤将一件他认定是赝品的宋瓷敲得粉碎,藏家心疼得差点哭了,下来后带着一堆碎片径直去了英国,经最先进的仪器检测证明,那堆已经一文不值的碎片确实是一件货真价实的宋代瓷器,为此该名家赔了人家20万。   

  在王雍刚看来,现在收藏界分为两类专家,一类是学院派出来的国家文博专业的专家。这些专家经过规范的学习、博物馆的正规传承的熏陶,对传承有序的或自己馆藏的文物有资深的发言权,但他们对自己馆藏没有和自己没见过的文物却常轻易加以否定。在他们看来,“博物馆里都没有,民间怎么会有?”王雍刚认为这就是犯了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的错误,“博物馆里的东西也是民间征集而来的。照这样的逻辑,那香港的博物会所、日本的许多美术馆、土耳其的托普卡比宫,全世界的三大博物馆收藏的中国历代陶瓷精品,我们国家许多博物馆都没有,难道这些东西也都是假的?”   

  这样的事王雍刚碰到不少,北京有些专家过去坚称“民间没有元青花”,直到前两年在景德镇召开的元青花研讨会上,在大量事实面前,这些专家才不得不承认民间不但有元青花,而且为数不少。“中国现在城市建设如火如荼,村村通路,推土机一推能推出多少东西来,历史上有哪个时期出现过这样大规模搞建设掘地三尺的情况,以前历代都是盗墓者手里流出来的文物,那数量根本不能跟现在比。”所以在他看来,现在文物的出土量和市面上的文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是很正常的,不管是多大腕的鉴赏专家都不能漠视这个现实。   

  另一类专家就是现在社会上提的“实战派专家”,包括在《百家讲坛》上走红的名家。这类专家非文博专业出身,其文博知识是从点点滴滴的实践或痛苦的收藏经历中所积累而来,由于他们不具备在博物馆内揣摩、比照、把玩、研究的机会,导致他们的研究认定往往要付出比文博专家更多的精力和心血。由于没有精准的比照物,他们的收藏是“交了许多学费”换来的,用王雍刚一位收藏实力雄厚的朋友的话说,“我们的眼睛都是人民币堆出来的。”   

  王雍刚认为部分实战派专家的眼力高于部分文博专家的眼力,他们的经验是可取的,文博专家对馆藏文物的鉴定,眼力与水准有很多都是正确的,二者若能相互融合,无异是藏界一大幸事。   

  好在国内庞大的收藏队伍中,这样的“实战派专家”人数越来越多。2009年,由中国文物家协会主编,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博专家志》上面记录了全国现有专家4163人,据有关数据统计,中国收藏爱好者的队伍达9000万人,这4000多人的文博专业人员是术业有专攻,但9000万的收藏大军中也不乏术业有专精的人。所以王雍刚说,“民间收藏是汪洋大海,博物馆是海洋中的一条船。”

本信息来源于:http://gb.cri.cn/36724/2011/01/13/5431s3123229_2.htm

 

名片,古代称之为“名刺”,又叫&ldq[详细]
五洲国际集团首届“万商会”于11月7日[详细]
一家企业若群龙无首,必未抗敌先内乱;若乱象丛生,必先治内后敌外[详细]
叶檀表示:“我一直再说房地产三部曲,最先是住宅地产[详细]
成功与否跟情商有关系,成功不成功跟读书多少没关系。但是跟你成功[详细]
周鸿祎终于还是做搜索了,绕了一大圈,回到起点。1998年,正值[详细]
友情链接